您的位置 :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网 > 小说资讯 > 玖橙北修旻是哪部小说_玖橙北修旻是什么小说

新疆时时彩组三规律:玖橙北修旻是哪部小说_玖橙北修旻是什么小说

今天小编带来何求美人折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玖橙,北修旻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君无所期,你有没有放弃过一个人?若是你后悔了,该要如何是好?他遍体鳞伤,伤的是这具肉体,也是这颗还在跳动的心脏。他不曾负天下人,却放弃了她。如今,他负了天下人,唯独不愿负她。这一切,都是恕罪。梨花树下梨花雨,她一揽芳华,坐拥王城,曾经的俘虏,今日的权势,流年逝去,回首间,却无一人。

何求美人折

推荐指数:9分

何求美人折在线阅读全文

第4章一只兔子引发的血案1

安牧宸大吃一惊,怕是讶于玖橙这小小的样子竟会武功,却是忘记了收剑,玖橙用力一拽,便将剑从他手中抽了出来。剑落红绫,佳人抬眸,飞雪乱舞,似浅若离。

趁他还未回过神来,玖橙收起红绫,朝他吐了吐舌头,抱着兔子,跑了。

等玖橙跑出数米外回头过去,他似乎还在发呆。

柳潭上前在安牧宸面前晃了晃,尴尬道:“皇,皇上,人家都看不见人影了,咱还追那兔子吗?”

安牧宸不乐意地看向柳潭,柳潭笑了笑,“皇上,人家已经走了?!?/p>

“你当我是瞎的?”

“那兔子还要吗?”

“废话,那可是长华山百年雪兔!百年你知道吗?能不拿回来吗?”安牧宸白了他一眼,“刚才那宫女是哪来的?”

“哦,回皇上的话,那姑娘叫玖橙?!?/p>

安牧宸一把搭住他的肩,“我,朕问你是哪个宫的?”

“哦!是,是…”柳潭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不好意思地说,“属下忘了,嘿嘿?!?/p>

“嘿你个头!还不赶紧追去!”安牧宸一脚踹向柳潭,柳潭急忙跑开,“找不到你别回来了!气死朕了,撩了半天连人家是哪个宫的都不知道?!?/p>

安牧宸摸着下巴想了想,“玖橙?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,算了,不管了,现在谁都没有我的兔子重要!”

蓝季枢黑着脸出现在轩辕殿里脱去外衣的大氅,脸若微红地走进书房里。正想找个暖炉揣着,一声哭天喊地迎面而来,这哭天喊地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们高高在上的天子是也。

“九九!”安牧宸冲到他的面前,“你跑哪里去了!”

蓝季枢拦住他,顺手拿走他手中揣着的暖炉,将佩剑放到一边,“皇上好雅致,一大早便来我府上,什么事???”

“兔子不见了?!?/p>

蓝季枢疑惑地看向他,不知道他又在搞什么。安牧宸惊呼道:“就是,就是曲国刚刚进贡的雪兔!长华山百年一见的雪兔!不,不见了?!?/p>

“不过一只兔子罢了,皇上何必如此?”

“你给我找一只百年雪兔?”安牧宸翻了个白眼,“告诉你啊,反正你也没事,赶紧跟我回宫,赶紧帮我找到,找不到的话别想回来?!?/p>

“与我何干?”

“不管!”

安牧宸直接派人将蓝季枢押进宫里去了。蓝季枢愣着身子,呆若木鸡地冷着脸任安牧宸左右。

天气大晴,前几日大雪积累的雪虽然还未化去,这温度倒是缓和一些了。难得晴空万里,躲在后宫里的人纷纷出来晒晒太阳。

新皇登基,后宫剩下的人少得可怜,除了伺候的宫女太监,太皇太后不在,做主子的倒也没几位。

皇上排行第七,哥哥弟弟们基本都受了封地,其他的都还是孩子。不过皇上有位妹妹,排行十一,是先皇最小的公主,名为安可儿。

这位公主从小与皇上亲近,因皇上登基之前多有不便,这位公主曾被送到江州待过两年。如今公主芳龄十五,出落得体,皇上顾念兄妹之情便接了回来,却还未有婚配。

大雪刚停,安可儿便抱着个暖炉去了梅园。她两年未回宫来,听说着梅园的梅花越发开的好了,合着今儿心情好便来瞧瞧。

一群人跟前跟后,梅园的梅花只开了一半,想是没到时候。她身边一位年岁不大的姑姑扶着她,她见梅花未开好似乎不大高兴。

茵杏莞尔浅笑,说:“公主莫要着急,古来梅花都是腊月开的最好。今年的雪来的早了些,等腊月到了,这儿整片都是腊梅花,那景致,美艳绝伦?!?/p>

安可儿听着便是心动,连连点头,握着茵杏的手激动道:“以前宫里的花农不好,随是未到日子,但看开了一半的样子也好看得很。姑姑,我们等腊月再来,好吗?”

“好,我们腊月再来,外面天寒,公主请回公去吧?!?/p>

安可儿点头答应,还为转身回去便听梅花林里有旁人的声音。

“兔兔你可真奇怪,别人的兔兔都怕冷的很,你怎么不怕冷呢?”

白雪之上,腊梅花点缀,红色风氅刺眼。什么时候进来个这么不起眼的人?安可儿往里面看了看,里面的人儿却未发现有人在偷笑看。

“你不喜欢吃草吗?那你要吃什么呢?雪不要吃啦?!?/p>

安可儿奇怪地问茵杏,“姑姑,皇兄可是纳了新妃子?”

“回公主,皇上登基以来只有馨妃一位妃子?!?/p>

“那这个是?”

茵杏瞧了瞧,似乎未曾见过,但看衣着打扮也不像是宫女女官。她说:“可能是皇上召见哪位大人,怕是大人们家的小姐,公主咱们还是回去吧?!?/p>

安可儿恍然大悟,不料却松开茵杏的手往前走去,茵杏怕她脚下滑倒忙跟了上去。

玖橙背着身子蹲在亭子里正给那日抓来的雪兔喂食,可这只雪兔好些不开心,吃的东西也少,于是玖橙就带它出来散心。

安可儿走近她还未开口,玖橙突然回过头来,安可儿愣了愣。只见玖橙面前正有一只雪白的兔子,兔子眼睛如血色一般,长长的耳朵却耷拉下来,与平常的兔子截然不同。

玖橙抱回兔子站了起来,安可儿顿了顿,“你,你怀里的兔子哪里来的?”

她见安可儿一身打扮与平常人不同,旁边还有姑姑伺候着,想着前几日跟碧柳学的礼便欠了欠身,说:“是在御花园抓的?!?/p>

说完便要走,安可儿急忙拦住她,“唉!等等,你把兔子给我?!?/p>

“???”

安可儿勾了勾手,让玖橙给她,玖橙将兔子往怀里抱了抱。茵杏上前来,“你不是那位…”她欠一欠身,“答女有礼,这位是十一公主,是皇上的妹妹。答女怀里的兔子瞧着样子与众不同,只是公主看中,还请答女割爱?!?/p>

公主?玖橙有些紧张,但她也不害怕,“公主怎么了,是公主就能抢东西吗?倒也不害臊?!?/p>

“你说什么!”安可儿跺脚走到玖橙面前,她比玖橙张两岁,站在玖橙面前比她高了小半个头,“你拿的是宫里的东西,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是皇上哥哥的,连你都是皇上哥哥的,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东西?”

“我可没与你抢,”玖橙诺诺道,“这本来就是我先抓到的,怎么你们昭国人都喜欢抢人家东西,毫不讲理?!?/p>

“这本来就是我家的兔子,谁让你抓的!你这个小偷!”

玖橙涨红了脸,这里是昭国,这个皇宫是她家,她说的没错,玖橙是拿了她家里的东西??墒?,可是她委屈极了,不过是一只兔子罢了,是她不小心抓到的,却被如此污蔑。

安可儿伸手,“给我!”

越是委屈,玖橙就越是倔强,她急急退后几步,朝外面大喊:“荼刖荼刖!快带我回去,我要回去!”

安可儿不知她在喊谁,却下令,“把她给我抓起来!”

侍女们立刻上前去,荼刖从走廊顶上跳了下来,正巧落在安可儿身后,把她吓得大叫一声。转眼,荼刖已经走到了玖橙身边,抱起玖橙翻墙而去。

安可儿目瞪口呆!

茵杏着急地上下打量她,“公主,公主没事吧?”

她摇了摇头,回过神来,呆呆地问:“她,她是什么人?”

“公主,那是娄国的答女,五年前被送往昭国?!?/p>

“答女是什么?”

“娄国的公主便是答女?!?/p>

“既然她是娄国的公主,那为何要来我们昭国?”

茵杏笑了笑,说:“先皇骁勇善战,打败了娄国的大王,娄国的大王便送她来我们昭国当人质?!?/p>

“哦,那不是再也回不来家了?”

“奴婢也不太清楚?!?/p>

安可儿点了点头,不太明白人质的意思,不过这些与她无关。她转身朝茵杏笑了起来,“茵杏,这会儿皇上哥哥是不是已经下朝了?我去看看他可好?”

茵杏侧身,“皇上这个时辰估摸在书房处理政事,公主这会儿过去……”

“好嘛,我就去见皇上哥哥一眼,就一眼!”

“是,奴婢知道了,公主请?!?/p>

安可儿大笑,她从小没有母亲,父亲又忙于朝政,从来没有管过她,只有皇上哥哥对她好,会来看看她,给她讲讲故事。

何求美人折

何求美人折

作者:君无所期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你有没有放弃过一个人?若是你后悔了,该要如何是好?他遍体鳞伤,伤的是这具肉体,也是这颗还在跳动的心脏。他不曾负天下人,却放弃了她。如今,他负了天下人,唯独不愿负她。这一切,都是恕罪。梨花树下梨花雨,她一揽芳华,坐拥王城,曾经的俘虏,今日的权势,流年逝去,回首间,却无一人。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