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网 > 小说资讯 > 鄙人道号缺德最新章节_鄙人道号缺德古阳明在线阅读

新疆时时彩怎么选号码:鄙人道号缺德最新章节_鄙人道号缺德古阳明在线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鄙人道号缺德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古阳明,多谢大师,帮助我等诛杀此妖,不知我该出香火钱几何???随便给个1000万吧!1000万?大师,我……没这么多……啊,没有啊,好说,我观贵兄膝下女儿生得甚是俊俏,与我颇有一番道缘,不如拜入我胯……咳咳,门下做个入室弟子吧!

第4章有病

“吧嗒,吧嗒,嘶呼~!”

距离曹玄被抓已经过了5个小时。

昏黄的灯光下,两个带着大檐帽的警官坐在审问桌前,其中一个有些焦躁的点燃了香烟。

“小子,还不肯说实话吗?你这样顽抗对你没有任何好处!”

“阿sir,我真是冤枉的啊,她真的是妖精??!哎哟~”

审讯室外的观察区,站着一个人高马大的,脸上挂着岁月痕迹的老警察。

“这人一直都这样疯言疯语吗?”

“是的,莫队,这小子嘴很硬,一直说自己是什么道门传人,说碰巧遇到什么妖精,反正就是一通胡诌不肯交代半个字!”

老警察身后的人有些气愤的说到。

“什么妖精,我看他就是想用耍无奈的方式,企图逃脱制裁,这种人渣我见得多了!”

“死者的身份查到了吗?”

莫齐良两条老眉深皱,揉了揉太阳穴。

“查到了,死者名叫李油,东皮子乡人,是个无业青年,说来这家伙的身世还有点离奇,据传是后唐之主李存勖的后代,不知道和这案子有没有什么关联!”

莫齐良身后的小警察自顾自的回答到。

“那个女子情况如何?”

“莫队,怪就怪在,那女子的身份我们一直无法核实,我们的身份系统根本没有检索到她的任何信息!”

“什么?怎么会这样?那女人你们怎么处理的?”

莫齐良听到这消息,内心一沉,多年的职业嗅觉敏锐的让他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。

“因为身份不明,所以我们暂时把她拘禁了!”

“呼……很好,不过,记住我们拘禁权限的时间可不多,要尽快查到她的具体身份,我感觉这事情恐怕不简单……”

“莫……莫队,不好了!”

正当莫齐良缓缓吐出一口气,交代着身后小警察的时候,一个警察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,猛地一推门,急得满头大汗。

“老吴,咋了?出了什么事情?”

“我们带回来的那个女子,跑了!”

“什么?怎么可能,这可是在警察局里!你们是干什么吃的?”

莫齐良浑身一颤,心中暗道果然有问题,嘴上虽然骂着,但还是冲忙的跑去监控室查看情况。

一众警察围着监控室的显示屏幕,显示器上是一个被关在拘禁室内的橙衣女子,一动不动的呆在椅子上。一切都显得很正常,可下一秒画面一闪,女子便消失不见了,仿佛蒸发了一般。

莫齐良看着画面,久久不能言语,只觉得浑身冷汗直冒,他从警几十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

“莫非,真有妖精?”

“瞎扯什么,你们听着,这段视频千万不能流出去,谁要乱来,别怪我莫齐良不讲情面!你们抓紧搜寻这个女人,记住,要秘密,不能大张旗鼓!”

“是,莫队!”

莫齐良交代完一切,愣愣的站在监控面前,盯着显示器出神,显示器的画面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女子消失的画面,仿佛想从里面看出什么端倪。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,每次画面到关键处都是轻微一颤,女子便从椅子上消失了,甚至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。

“打电话吧!”

莫齐良呆愣的半响,对着身后的人淡淡的说到。

“打电话?莫队,给谁打电话?”

“南朝医学院附二院,我怀疑那个自称道门传人的家伙脑子有问题!”

莫齐良一边说,一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。

“是!”

手下那人应了一句,掏出随身电话便拨了出去。

“喂,精神病院吗?我是南朝刑警大队,这里有个嫌疑犯,我们怀疑他脑子有问题,你们来一趟吧,最好多带两针镇定剂,嫌疑人的情绪十分狂躁!”

…………

片刻,一辆120急救车便停在了警察局门口。

曹玄被脑袋被罩着黑布,只感觉被一阵生拉硬拽的再次拖上了汽车。

“你们要带我去哪?”

“说话啊,到底带我去哪?”

“怎么,要秘密处决吗?我冤枉??!”

因为看不见东西,曹玄开始神经质般的犯了被害妄想症,大声叫屈,行为十分的不配合。

“病人情绪不稳,需要镇定剂!”

随即曹玄听得有人怪异的称呼自己为病人,然后便感觉自己被绑在了一张担架上,袖子被蛮横的缕开,一只针头便扎进了手臂中。

瞬间曹玄便觉得自己有点昏昏欲睡起来。

意识模糊间,内心只道了一句,“真尼玛倒霉啊,这次真是打鹰的到被鹰啄瞎了眼!”

当曹玄再次清醒过来,睁开眼的时候,发现自己再次到了另外一个陌生的环境,看起来像是医院。

“怪不得全程都能听到救护车的声音?!?/p>

曹玄默默的嘀咕了一句。

“醒了?”

一个穿着白大褂,胡子拉碴的医生见曹玄睁眼醒了过来,缓缓走到曹玄的床头。

“这是哪儿?”

曹玄一脸懵逼的问道。

“这是医院??!”

那医生看白痴一样看了一眼曹玄,满脸嫌弃。

“医生?我没病??!为什么带我来医院?”

曹玄疑惑的望了望白大褂医生,本能的想要从床上坐起来,但是却发现自己是双手双脚都被死死的捆绑在床上,被摆成一个大字。

“老实点,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嘿嘿,精神病院!能被送来这里的人,你觉得有没有???”

“卧槽,你特娘的才脑子有病,这是要干什么,快放开我啊,劳资是正常人!”

“嘿嘿,来这里的人都这么说,有没有病,你说了不算,我们得对你做一个测试!”

那医生嘿然一笑,脸上浮现出一丝怪异的笑容,缓缓开口。

曹玄觉得自己的脑袋根本没有任何问题,为了能尽快离开,于是点了点头,“快点测试吧,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我很忙的!”

“蓝护士,你来给这位病人做测试!”

那医生头歪向一旁,朝着病房外喊了一声。

“???李主任,怎么又是我??!”

随着李医生的呼唤,一道极不情愿的女孩声音响起。

李医生双眼一瞪,一个面相清秀的女护士便缓缓的踩着极不情愿的步伐走到了病床前。

小姑娘嘴里还极不情愿的嘟囔着,“好吧,好吧!我来就我来!”

曹玄费力的歪了歪头,盯着走进来的护士,眼前豁然一亮,“好大!”

“登徒子,死鱼眼往哪儿瞧呢!都被困成死猪了,还不老实,男人呐,没一个好东西!”

小护士瞅见曹玄不老实的眼睛,唾了一口。

“呐,我这里一共有五道题,如果答对三道以上,说明你没有病,如果你答对两道,我们会酌情考虑,如果答对两道以下,对不起,那证明你脑子有问题,你要留在这里接受治疗,直到恢复正常为止!”

“好,好,你问吧!”

曹玄思索了一下,说到。

“听好了,第一题,什么人需要天天上医院呢?”

“呃……病人!”

曹玄歪着头试探性的回答到。

那小护士眉头一歪,一只手指指了指旁边的李主任,小声的说到,“错!是医生!”

“第二题!”,小护士的手摆出一个“V”形手势。

“一个黑人和一个白人结婚生出的婴儿,牙齿是黑的呐还是白的?”

“黑的?”

曹玄脱口而出。

“???”

“哦,不对不对,白色!”

曹玄意识到自己答错,马上又改了答案。

“错!婴儿还没长牙齿呐!”

小护士无奈的摊了摊手,感觉对曹玄的脑袋失去了信心。

“第三道,老虎为什么要吃生的?为什么呀?”

“因为……它,饿了?”

“???明明是因为老虎根本就不会煮啊,哎呀,真笨啊你!”

“第四道,有一样东西,你家有,我家有,他家有,家家都有,我们可以透过这个东西看透一堵墙,请问这是什么东西?”

曹玄一听,一边费力的摇了摇被绑住的手,一边语气十分肯定的回答,“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东西!”

“错啊,是窗户嘛,真是够笨的啊你!”

小护士用手指戳了戳曹玄的头,哀叹了一声。

“唉,好了,最后一道题,一个要死的人,他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是什么?”

“立遗嘱!……”

曹玄心知自己已经答错了四道,已经没有希望了,随即有气无力的回答。

“哎,错~ 是咽下最后一口气!”

小护士再次无奈的耸了耸肩,小嘴凑拢到曹玄的耳朵旁,“你啊,你惨了!”

“李主任,测试完了啊,没有一道是对的啊,没有一道!”

小护士两手揣进衣兜,脸上挂着愉快的笑容退了出去。

“这证明你脑出了问题,安心接受治疗吧!”

李主任回过身来对着曹玄淡淡的说到。

“哈哈哈哈!欢迎你加入我们,新病友!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其他人,啊哈哈!”

突然的一个衣着病号服的人冲进病房,趴在曹玄的床边,脸上挂着两条浓郁的鼻涕,十分开心的用满是鼻涕的手握住了曹玄。

“你是谁?”

曹玄根本不能动弹,眼睁睁的看着那货将鼻涕一把一把的抹在自己手上,只能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神经病,“你特麻的是谁???”

“我?我是鸽子!飞啊飞啊飞!”

“来人,快来把他拉走,怎么回事,大白天的让病患在医院里随意走动!”

随着李主任的大呼,几个白挂男人冲进病房将那只鸽子拖了出去。

“我是鸽子,我是鸽子,记得来找我玩啊,嘻嘻!”

那神经病被拖走时还不忘跟曹玄说话。

“卧槽,劳资不服,你们这算什么测试,根本就只是个脑筋急转弯而已!”

曹玄脸上青筋直暴,想着自己可能会跟刚才那傻子般的神经病共处,浑身一震,鸡皮疙瘩直冒。

“脑筋急转弯你都不会,说明你脑子已经病到不会转弯了,你还敢说你没???”

李主任对曹玄的抗议嗤之以鼻,淡然的回应。

“呃……好像,也有些道理!”

一时间,曹玄竟感觉无言以对。

鄙人道号缺德

鄙人道号缺德

作者:古阳明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多谢大师,帮助我等诛杀此妖,不知我该出香火钱几何???随便给个1000万吧!1000万?大师,我……没这么多……啊,没有啊,好说,我观贵兄膝下女儿生得甚是俊俏,与我颇有一番道缘,不如拜入我胯……咳咳,门下做个入室弟子吧!

小说详情